体育比赛押注平台推荐

虽有“梦魇”西班牙德国队世界杯小组出线是必须的

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分组抽签仪式今天凌晨在多哈会展中心举行,德国国家队出场纪录保持者马特乌斯将自己的祖国抽进了种子队为西班牙的E组,同组对手还有三档的日本,以及四档的哥斯达黎加或新西兰。尽管西班牙近10几年间似乎已取代意大利,成为德国队在国际大赛上的头号克星,但与其同组却不是什么坏事。经历过上届小组垫底出局的“重大事故”后,以夺冠为目标的“4星德国”既要小心谨慎地对付每一个对手,也不应对小组出线这个基本任务感到过分的压力,乃至恐惧。正如主帅弗利克所说:“任务并不是那么容易,但我们对于这届大赛有很多计划。”

由于最新一期世界排名只是第12,德国队在抽签中只能进入第二档。而负责抽第二档球队的抽签嘉宾马特乌斯则“不负众望”,将弗利克的球队抽进了西班牙所在的E组。伴随马特乌斯露出诡异的笑容,场下与会人士议论纷纷。而此时弗利克的脸部表情多少有些耐人寻味,他并没有表现出不愉快,但似乎又有一丝不安。

随后,随着日本以及哥斯达黎加与新西兰之间的胜者先后落位,E组看上去也没有成为所谓的“死亡之组”,至少没有抽到非洲球队(尤其是非洲冠军塞内加尔),无论是对于德国还是西班牙来说都是好事。德国前国脚哈曼就庆幸最后一档没有抽到非洲球队(喀麦隆或加纳),“我们抽到了新西兰或者哥斯达黎加,我认为这是很好的待遇。”

德国队在刚刚结束的这个国际比赛周当中,原计划是约战南非或科特迪瓦,来模拟世界杯上可能遇到的非洲对手,结果最终因防疫方面的考虑,只是找来了同洲的以色列和荷兰热身。如今在小组中不会遇到非洲球队(加上淘汰赛碰非洲球队的可能性也相对较低),使得这个备战上的小瑕疵可以忽略不计了。

2014年世界杯夺冠的过程中,德国队面对两支非洲球队都陷入了苦战,小组赛第2轮对加纳要靠克洛泽替补登场扳平2比2,1/8决赛更是要依靠诺伊尔的神级发挥,打到加时赛才避免被阿尔及利亚爆冷淘汰。而2010年世界杯,德国队在小组赛最后一轮也只是以1比0险胜加纳晋级。总之,如今的“技术流德国”,面对体能和身体素质不弱于(甚至强于)自己且经常不按套路出牌的非洲对手,往往会踢得比较吃力。

不过,假如实力占优的哥斯达黎加在附加赛顺利淘汰新西兰而进入这个小组,那么本组的球队构成,就会与上届德国队所在的F组完全相同——2支欧洲球队(上届是瑞典)、1支亚洲球队(韩国)和1支中北美及加勒比地区球队(墨西哥)。不堪回首的俄罗斯世界杯上,德国队一上来就被墨西哥1比0击败,接着依靠克罗斯的任意球压哨2比1逆转瑞典,最后被韩国爆冷2比0淘汰。而这一次,德国队首战对手是日本(北京时间11月23日21:00),第2轮对西班牙(11月28日03:00),最后一轮才会面对哥斯达黎加或新西兰(12月2日03:00)。假如前2轮又是像过去两届大赛那样1胜1负,末战又会是压力山大的生死战。

无疑,打西班牙,德国队是最没有把握的。尽管在历史上,德国队25次对西班牙拥有9胜8平8负的微弱优势,但自从西班牙在2008年欧洲杯决赛1比0战胜德国而建立“王朝”以来,德国队在正式比赛中面对“斗牛士”3负1平未尝胜绩——2010年世界杯半决赛在缺少托马斯穆勒的情况下再度以0比1落败,2020年11月更是在欧国联小组赛收官战客场0比6惨败,险些导致勒夫提前下课。而2020年9月的那场欧国联,坐镇斯图加特的德国队又被加亚第96分钟压哨扳平1比1。在这14年间,德国队只是在友谊赛中赢过对手一回(2014年11月客场1比0,克罗斯第89分钟远射绝杀),外加打平一次(2018年3月主场1比1)。

2020年11月在欧国联0比6惨败给西班牙,是德国足球的最黑暗时刻之一。

最近10几年以来,德国队在大赛上“逢西不胜”绝非偶然,因为从足球流派的角度来看,西班牙在这段时间里是德国的师傅,不光勒夫学西班牙、学瓜迪奥拉,整个德国足坛也是如此。徒弟要打赢师傅谈何容易?如今由路易斯恩里克挂帅的西班牙依旧坚定不移地打传控,而弗利克的足球理念也是以传控为基础,但又融入了许多德国足球的传统元素——力量、速度与体能,并以拜仁为载体大获成功。不过要将拜仁的成功经验完全移植到德国队中,弗利克仍然需要更长时间,能否在本届世界杯开打之前、在面对西班牙之前就完成,目前还要打上很大的问号。

德国队主管比尔霍夫就说:“西班牙绝对不是我们想要的对手,无论是2008年(欧洲杯)、2010年(世界杯)还是欧国联,我们都遇到了困难。但汉西(弗利克)对此会特别重视。每一届世界杯上,你都会料到要碰上难打的对手。其他对手也不应该低估,2018年之后我对于任何一个小组都不会再想当然了,但我们要从小组突围。”遭受过0比6之耻的队长诺伊尔则表示:“显然,我们抽到了一个强大的第一档对手。我们在面对西班牙时有一些不好的记忆,但这种事情不会发生第二次了。”

经历过2008年欧洲杯决赛与2010年世界杯半决赛的施魏因斯泰格认为:“在欧国联0比6输给西班牙是黑暗的一天。西班牙持续进步,欧洲杯上直到半决赛才输给了意大利。他们老球员与年轻球员之间有很好的融合。他们所有人都有很好的技术能力。而路易斯恩里克的战术安排也超棒,但当然我们还是可以击败他们的。我们有这样的实力。比赛会跟那场0比6截然不同。”

弗利克怎么看?他并没有直接评论西班牙,“既然要抽签,你就别无选择。无论什么结果,我们都必须接受。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这都是一个刺激、有趣的小组。”弗利克还开玩笑说,他要跟手气并不是那么好的马特乌斯好好聊一聊。而曾在拜仁跟弗利克当过3年队友的老马则说:“当然,西班牙是个下签。但我也跟他(弗利克)说了:如果你想成为世界冠军,你就要击败所有对手。我认为,从一开始就画一个感叹号也是很重要的。”

即便还是打不过西班牙,德国队也必须拿下理论实力不如自己的日本、哥斯达黎加或新西兰。目前日本的世界排名是第23,哥斯达黎加是第31,新西兰则只有第101。历史上,德国队只跟日本有过2次友谊赛交锋,分别是2004年12月在横滨3比0大胜,以及2006年5月在勒沃库森2比2握手言和——当时效力汉堡的高原直泰先下两城,而克洛泽与施魏因斯泰格连扳两球。

2006年世界杯之前,德国曾与日本热身,高原直泰与施魏因斯泰格先后破门。

尽管已经很久没有跟日本交手,弗利克和弟子绝对不会对日本足球感到陌生,毕竟最近10几年以来,日本一直是德甲(包括德乙)最为主要的外援输出国,像远藤航(斯图加特)、原口元气(柏林联盟)、镰田大地(法兰克福)、浅野拓磨(波鸿)、远藤溪太(柏林联盟)、板仓滉(沙尔克04)、室屋成(汉诺威96)、田中碧(杜塞尔多夫)等现役国脚目前都在德甲和德乙征战,外加大迫勇也(前慕尼黑1860、科隆、云达不来梅)、酒井宏树(前汉诺威96)、武藤嘉纪(前美因茨05)和堂安律(前比勒费尔德)等德甲故人。

弗利克也指出,日本有许多球员在德甲踢球,“因此他们有很强的实力。我们其实是想跟日本踢友谊赛的,但当然了,现在就不可能了。”反过来说,以杜塞尔多夫为“海外总部”、经常在德甲德乙各个赛场近距离观察弟子的日本队主帅森保一,也对德国足球再熟悉不过。哈曼指出,绝对不能低估日本,“你们都看到了,我们上届世界杯输给了韩国。”但同时,哈曼又相信德国队小组出线不会有问题,“我们会在第一场比赛中击败日本。”

相比之下,哥斯达黎加或者新西兰,确实会让德国队很陌生。德国与哥斯达黎加的历史交手有且只有一次,即2006年本土世界杯揭幕战,拉姆世界波首开纪录,克林斯曼的球队最终以4比2获胜。弗利克说:“哥斯达黎加是我们2006年(世界杯)的揭幕战对手,我们都对此拥有美好的回忆。”值得一提的是,2月中旬用一记世界波攻破过拜仁球门的波鸿右后卫甘博亚就是哥斯达黎加国脚。不过这位以主力身份参加过2届世界杯的老将(32岁),如今在国家队中地位边缘,已经超过一年没有为国出场。

施魏因斯泰格认为:“哥斯达黎加会淘汰新西兰的,我敢肯定。他们2比0战胜了美国。”与哥斯达黎加一样,新西兰此前也只是跟德国踢过一场,那是在1999年墨西哥联合会杯上,普雷茨与马特乌斯的进球帮助那支“史上最差德国”2比0胜出。

按照淘汰赛线路图,德国队如能拿下E组头名就会进入上半区,1/8决赛对手将是F组次名(比利时、克罗地亚、摩洛哥、加拿大),1/4决赛要面对G组头名(巴西、瑞士、塞尔维亚、喀麦隆)与H组次名(葡萄牙、乌拉圭、韩国、加纳)之间的胜者,半决赛的对手则是A组头名(卡塔尔、荷兰、塞内加尔、厄瓜多尔)、B组次名(英格兰、美国、伊朗、威尔士/苏格兰/乌克兰)、C组头名(阿根廷、墨西哥、波兰、沙特)或D组次名(法国、丹麦、突尼斯、秘鲁/阿联酋/澳大利亚)。

如果以E组次名出线决赛就会面对F组头名,1/4决赛面对H组头名与G组次名之间的胜者,半决赛的对手则是A组次名、B组头名、C组次名或D组头名。

假设每个小组都是按照当前的世界排名决定座次,那么各组前2名分别是:A组荷兰、塞内加尔,B组英格兰、美国,C组阿根廷、墨西哥,D组法国、丹麦,E组西班牙、德国,F组比利时、克罗地亚,G组巴西、瑞士,H组葡萄牙、乌拉圭。

那么,次名出线的德国队的淘汰赛线决赛对葡萄牙/瑞士,半决赛对塞内加尔/英格兰/墨西哥/法国。如果德国力压西班牙进入上半区,那么1/8决赛就会面对克罗地亚,1/4决赛对乌拉圭/巴西,半决赛则会对荷兰/美国/阿根廷/丹麦。不爱攒人品的《图片报》已经憧憬着在1/4决赛打巴西,并重演8年前半决赛的一幕。

究竟哪个半区相对容易?经历过去两届大赛的失败后,德国队已经没有所谓选择线路的本钱。一步一个脚印,小组出线再说吧。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