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比赛押注平台推荐

不靠体育赛事咪咕视频还有多大发展空间?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登上微博热搜的除了奖牌情况、运动员风姿以外,还有那些出身专业又风趣幽默的赛事解说员。2021年的夏天是何可欣,2022年的春天是王濛,她们背后,又站着近几年的视频圈新秀,咪咕视频。

在“爱优腾”长期盘踞视频平台头部梯队的背景下,咪咕视频凭借着深度挖掘体育赛事完成了用户的原始积累,如今正朝着“国民平台”的方向奋勇前进。

从去年夏天到今年春天,手握两大“顶流”夏奥和冬奥的咪咕视频不断收到了来自外界的询问:奥运赛事转播能让咪咕火多久?

时间拉回去年夏天,依靠转播东京奥运会,咪咕视频的确迎来了一波用户增长。据易观千帆统计数据,2021年7月咪咕视频月活跃用户3600万,环比增长14.55%,然而奥运会结束后,9月咪咕视频用户骤降32.28%,仅剩2500万。

类似的情况在每一次大型赛事的转播期间反复上演,好消息是,虽然赛前赛后的月活数据变化如同过山车一般刺激,但整体看来,咪咕视频的月活用户数量是在缓慢上升的。

自2018年开启第一次体育赛事转播,咪咕视频就像是找到了最契合自己的那块肋骨,此后不断购买体育赛事版权,2020年,咪咕视频拿下了2020年东京奥运会、2020年欧洲杯、2022年北京冬奥会、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等四个大型赛事的转播权,正式开启体育转播的狂奔之旅。

从企业发展的层面上看,除了月活用户稳步上升以外,重金投入体育板块的咪咕已经开始逐步反哺其背后的中国移动。借助本次冬奥赛事,咪咕视频在市场上再度圈粉,这也直接影响到了中国移动的股价。

而咪咕视频进入体育领域的时机也非常巧妙,2018年体育市场赛事的版权价格均呈现出了下降的趋势,与此同时,乐视体育和PP体育也先后陷入了吊销执照与资金困难的危机之中,咪咕视频的市场竞争压力进一步减少。

背靠中国移动,又让咪咕视频不用考虑资金压力,此消彼长之下,在体育领域,咪咕视频的话语权直线上升。

但在发展过程中,咪咕视频同样显露出了隐患。对体育的过度依赖,让咪咕的平台调性显得十分单一,在赛事淡季,咪咕无论是影视剧储备还是综艺储备都非常不足,缺乏持续吸引用户的手段,这也是每一次赛事结束后,咪咕视频的月活用户都要来一次“跳水”的重要原因。

虽然如今的长视频市场受到了短视频与直播等不小的冲击,但市场的整体体量仍然非常可观。

据前瞻院统计,2020年网络长视频与手机长视频的用户数量分别达到了8.72与8.7亿人,市场规模达到了1197.2亿元,且目前仍在稳步增长当中。站在长期发展的角度,长视频市场仍然具有非常大的潜力。

从业态上看,咪咕视频是典型的长视频平台,除了赛事转播,咪咕也开始陆续上架各类网剧,并尝试自制综艺,只是目前的市场反响一般。

就综合竞争实力而言,咪咕显然距一线梯队“爱优腾”还有相当大的差距,即使是与身处二线的芒果TV、B站相比也逊色不少。那么,咪咕要如何做才能缩短与这些主流长视频平台的差距?

在笔者看来,综合性视频平台并不是咪咕视频最好的选择,不断丰富内容生态以追上甚至于赶超主流长视频平台,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

可以说,咪咕视频的“出身”一定意义上决定了其发展方向。作为中国移动的全资子公司,即使咪咕已经进入了独立运营阶段,但仔细观察可以发现其依然是以中国移动为核心。南方周末就曾报道过,咪咕之所以与体育结下不解之缘,其背后是中国移动5G发展战略在推动。

这种与“爱优腾”等互联网企业全然不同的企业背景直接为咪咕视频兜住了发展下限,简单来说,“爱优腾”拓展市场依靠的是产品本身内容丰富度,而咪咕视频依靠的是多场景适配能力。

比如,中国移动的用户在安装网络电视时,如果选择使用移动机顶盒、移动咪咕盒子或移动魔百合,那么在进行电视投屏很可能会因为受到移动的限制而只能选择咪咕视频进行投屏。实际上,咪咕视频主推的赛事转播,也更适合在电视上进行观看。

此外,随着车联网的普及,运营商们成功进入了出行场景。笔者观察发现,在部分装配了车联网功能的汽车上,咪咕视频已经成为了出厂预装软件,在车联网技术发展还没有十分完善,装卸APP并不如手机这么方便的背景下,咪咕视频拥有非常强的先发优势。

笔者认为,咪咕视频之所以引进影视版权、自制综艺,其目的并不在于借此“掰倒”其他长视频平台,而是为了丰富平台内容,更好的适应各种使用场景。